女強人與鮮富師和我

話說上年2016年3月我識了一群朋友,其中我識了女強人小姐(也就是女主角),我因為我們都喜愛動漫所以我們都傾得特別頭契的,雖然我拿了她電話但我卻沒約女強人出來這某程度是我不夠進取,但也奈何地女強人和那群朋友常常要出街所以我約她也沒時間。之後過了1個月我終於約到女強人和她班朋友,盡管在1個月之前她們還不是情侶,也還沒有朋友提我女強人已經和那群朋友中那個鮮富師是情侶,我所謂女人既直覺(我比較鍾意用陰柔既人的直覺,不然男權主義要發嬲喇2333)已經感覺到她一定同群朋友其中一個發展成為情侶關係。

沒錯我的直覺真的很準,這也令我很心痛因為我當時很[喜歡]女強人,但我也沒法子,無論是甘心還是怎樣也好,但我自己沒法那麼快放下,所以我有一陣子都和女強人加她那群朋友一起出去玩,但我是試過自己忍不住自己哭了,我也感覺到女強人的那班朋友也知道我對她有意思的…記得有一次就只有我和女強人在鮮富師家中三人一起,在家中三人一起鮮富師就突然不開心,這也令女強人她擔心,之後鮮富師他就自己好像自閉一樣不和我們說話,女強人因為鮮富師不肯坦白和她溝通而在房哭,當下我本能地知要怎樣做,不竟我是個陰柔的人,我靜靜地走入房放下我帶來的零食之後也不妨問她要不要飲水,也問她要不要紙巾,但在我做這些時我心裡百感交集除了心痛我也不甘心點解我的身份不是她的伴侶。之後說真的,每次我和女強人加上她那班朋友包括鮮富師一起出街時我其實都和她傾得很頭契令他吃醋,這其實令我和女強人相處得有點尷尬。每次我和女強人吹水時我和她都會同時心有靈犀地看看鮮富師會不會吃醋而不吹水。但之後都沒主動找她了,因為我躁鬱症抑鬱發作了6至7個月還試過幾天沒食飯下床都幾乎暈低,之後我腸胃都不好經常胃痛(正常既不然的話動漫裡這些故事就不會叫胃痛番)除了這樣之外,大概我們自己心裡都是知道不要約出來見面,就算是一班人(當然我沒和她單對單出過)。
經歷了這1年多的時間我自己對於見到女強人已經這事都幾乎放棄了,不竟覺得沒機會看到她,我也覺得或許不[喜歡]她了,但現實就是這麼地比戲劇更人生如戲地在我經常去的一個社區中心再次遇見她(雖然我知她之前是會員但之後她幾乎是不去的,所以我也當沒機會見到她了),因為她再次參與社區中心的活動令我有機會和她相處,但我和她的相處已經沒法像以前一樣,或者是因為我自己都不太想當她是一回事(但其實事實是我壓抑著我[喜歡]她的心意),我和她的溝通都是些很剛陽批判性強的對話,直到有一次我締造了和她單獨相處的機會,就是我那她的眼鏡來開玩笑,但我不知她當日心情很差,我串到她哭,我當下真的不知如何事好(而且這事令我開始有心痛既感覺)。

之後我鼓起勇氣不斷打電話給女強人(我之前沒試過)說對不起,之後有機會請一下你食野保數,就是這個電話令我在中心看到她時叫她我和離開一下中心我請你開餐,令我可以和她單獨,盡管時間真的很短,但對我來說這段時間就好像黑洞一樣盡管很細得很但質量大到可以吞噬任何事物似的…盡管不是立刻找回我對她的[愛]情,但就好像黑洞一樣很多複雜的情感都被吸走成為黑洞本身一樣質量不斷擴大。之後我在那段時間是成長得很快,不但在畫室中由一個我怕都死覺得佢超嚴既呀SIR我係識得在畫畫到找回自己我還很尊敬他的信念,盡管他眼中西洋畫才是藝術,但我眼中漫畫才是藝術但重點是我們都想將藝術在香港發揚光大,我和呀SIR由在我只是對畫畫有熱情來做他學生,去到我對畫畫有愛用藝術連繫著呀SIR來做他徒弟,這段在傍人眼中我對女強人那單戀的[愛]情令我自我更完整令我不但成長更令我找到我去[愛]人的方式。所以我其實在我抑鬱之前和她和鮮富師時,在女強人因為鮮富師不肯坦白和她溝通而在房哭之後,她是不斷和我說:「不如我和你一起回家啦。」她是不斷不斷和我這麼說,你試代入一下我感受到底對我是幾大引誘,但我係好本能地拒絕,當時我係不斷用果D呢好圓滑果D人好鍾意用既拒絕手法就是不斷曖昧地拒絕(我唔用女生鍾意用啦一會女權主義會嬲架,我有個朋友都好鍾意咁架喇),我那拒絕方法是令她在哭完時不得不正接面對她們所面對的問題,而有一個潛意識就是在那刻種下了種子,就是[比起我]對她的愛情,更希望她們的愛情開花結果,一直伸延現在。
而令我覺得痛苦的是我家人是不會去聆聽我這看法,我家姐係覺得我多管閒事,因為她覺得我咁做=被人收做兵一樣,又或者做渣男係度拆散他們,係架我係做小三,我唔會去否認我對這愛情有留戀,但我咪就係嘗試給一個理由放棄這愛情,不知大家有沒有聽過:「選你喜歡的,愛你喜歡的。」對我來說要喜歡一個人十分容易啦,我異性緣這麼好,同樣不喜歡一個人也是很易,但要愛上一個人不是紙上談兵這麼易,要放下就更難。鮮富師現在以我理解他不但是沒和外界溝通,他連他女朋友都沒有溝通一段時間了,我之前和女強人出街她是經常打開what apps只是想看看他有沒有回應,鮮富師這叫愛她嗎?鮮富師他只是識了她可能幾個月就表白,他表白時到底有沒有愛她的覺悟,還是只是一時喜歡的衝動而已。我每次在情場都就是輸在很多人現在都只是要談情/性說愛[先],那我那裡找一個人是和我談承諾/責任說愛,還是其實這樣就如同wiki這麼說的談承諾/責任說愛=虛假的愛,那麼鮮富師呢,他連虛假的愛都給不到她。
image

我更不明白為什麼我家人會用強求來形容愛情,如何你要去強求一件事時,那你真的是愛嗎?對我來說愛情、友情、親情之諸如此類真正愛的是會去追求,追求就不代表就會得到。我身為一個玩藝術的人重要的是享受過程,所以我心裡才會對自己承諾用4年時間去幫她們的愛情,在我角度我也可以透過這過程我和她的友情抒發到我對她的愛情,給我一個放棄加享受的過程。

我唔明我點解要比人話係渣男,仲要比人話小三咁